美图欣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电脑中国 > 网络 > 无线技术 >

5G基站无线电架构变革时期,多频段无线电与频谱怎么发展

2019-03-18 10:46|来源:未知 |作者:dnzg |点击:

面对通信数据洪流,多频段无线电与频谱如何利用?

从GSM到LTE,蜂窝频段的数量从4个增加到40个以上、暴增了10倍。随着LTE网络的出现,基站供应商发现无线电变化形式倍增。LTE-A提高了多频段无线电的要求,在混频中增加了载波聚合,使得同一频段内(更重要的是不同频段内)的非连续频谱可以在基带调制解调器中聚合为单一流。

频谱稀疏是通信业界的共识,图1显示了几个载波聚合频段组合,突出说明了这一问题。绿色是带间间隔,红色是目标频段。信息理论要求系统不应浪费功率去转换不需要的频谱。多频段无线电需要有效的手段来转换模拟和数字域之间的稀疏频谱。

5G基站无线电架构变革时期,多频段无线电与频谱怎么发展

图1:非连续频谱的载波聚合突出说明了频谱稀疏问题

对此,ADI公司系统工程师John Oates表示:“为了增加数据吞吐量,现代基站无线电设计必须通过多频段载波聚合来获得更多的频谱带宽。而RF数据转换器可使用全部6 GHz以下蜂窝频谱,并快速重新配置以适应不同频段组合。这一类频率捷变直接RF架构可缩减成本、尺寸、重量和功耗,使得RF DAC发射机和RF ADC DPD接收机成为6 GHz以下多频段基站的首选架构。”

基站无线电架构正处变革,发射机演变为直接RF

为了应对4G 、5G网络的需求,广域基站的无线电架构正不断升级。带混频器和单通道数据转换器的超外差窄带IF采样无线电已被复中频(CIF)和零中频(ZIF)等带宽加倍的I/Q架构所取代。但是,ZIF和CIF收发器需要模拟I/Q调制器/解调器,其采用双通道和四通道数据转换器,同时也会遭受LO泄漏和正交误差镜像的影响,必须予以校正。所幸,采样速率的提高带来了超宽带宽的GSPS RF转换器,使得频率捷变软件定义无线电最终成为现实。

5G基站无线电架构变革时期,多频段无线电与频谱怎么发展

图2:无线射频架构不断演变以适应日益增长的带宽需求,进而通过SDR技术变得更具频率捷变性

据ADI技术专家介绍,6 GHz以下BTS架构的终极形态或许就是直接RF采样和合成。直接RF架构不再需要模拟频率转换器件,例如混频器、I/Q调制器和I/Q解调器,这些器件本身就是许多干扰杂散信号的来源。相反,数据转换器直接与RF频率接口,任何混频均可通过集成数字上/下变频器(DUC/DDC)以数字方式完成。

同时,多频段效率增益以精密DSP的形式出现,其已包含在ADI最新推出的RF转换器中,可以仅对需要的频段进行数字通道化,同时支持使用全部RF带宽。利用集内插/抽取上/下采样器、半带滤波器和数控振荡器(NCO)于一体的并行DUC或DDC,可以在模拟和数字域相互转换之前对目标频段进行数字化建构/解构。

并行数字上/下变频器架构允许用户对多个所需频段(图1中以红色显示)进行通道化,而不会浪费宝贵的周期时间去转换未使用的频段 (图1中以绿色显示)。高效率多频段通道化具有降低数据转换器采样速率要求的效果,并能减少通过JESD204B数据总线传输所需的串行通道数量。降低系统采样速率可降低基带处理器的成本、功耗和散热管理要求,从而节省整个基站系统的资本支出(CAPEX)和运营支出(OPEX)。

(责任编辑:dnzg)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